首頁 >> 哲學 >> 綜合研究
重審經驗內容的非概念論 ——基于獲得性和構成性的兩種解釋
2020年01月17日 10:47 來源:《學術月刊》 作者:郁鋒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Nonconceptualism of Experiential Content Revisited:Based on the Two Levels of Possession and Constitution

  作者簡介:郁鋒,華東師范大學哲學系講師。上海 200241

  原發信息:《學術月刊》第201812期

  內容提要:知覺經驗的內容是概念的還是非概念的,這一爭論成為當代心智哲學和知覺哲學中最重要的論題之一。概念論者和非概念論者的根本分歧在于:知覺經驗內容和認知信念內容是否相同。概念論者認為,經驗是與信念類似的一種心理表征內容,而非概念論者則否認這一點。非概念論者通過論證人類與動物在經驗上的連續性,經驗與信念在內容系統性、豐富性和精細性上的根本差別來辯護經驗內容的非概念性。然而,這類辯護首先混淆了概念論在獲得性和構成性兩個層面的不同涵義;其次,它們既不能被看作是對構成性概念論的挑戰,也沒有徹底擊敗獲得性層面的概念論;最后,對于信念或經驗的構成成分到底是什么,這場爭論中的激辯雙方都沒能提供融貫的解釋。因此,從目前已有的非概念論論證中不能得出經驗內容完全是非概念的結論。

  The debate over whether the content of perceptual experience is conceptual or non-conceptual has become a fierce issue in contemporary philosophy of mind and perception.The fundamental difference between conceptualists and nonconceptualists is whether the content of perceptual experience is the same as that of cognitive belief.This paper distinguishes the two kind of debates between conceptualism and non-conceptualism on the two levels of possession and constitution,and re-examines three important strategies for defending non-conceptualism-the argument of continuity,systematicity,richness and fineness of grain.Although they all attempt to show that perceptual content is non-conceptual,neither can they be seen as challenge to constructive level of conceptualism nor as complete defeat of conceptualism at the possession level.And there is still no unified explanation basis for what constitutes belief or experience.Therefore,the position that experience is nonconceptual is still untenable.

  關鍵詞:概念論/非概念論/連續性/系統性/豐富性/conceptualism/nonconceptualism/continuity/systematicity/richness

  標題注釋:本文為國家社科基金青年項目“分析哲學和現象學對話中的知覺意向性研究”(13CZX049)的階段性成果

 

  在約翰·麥道爾(John McDowell)、克里斯多夫·皮考克(Christopher Peacocke)等哲學家的推動下,關于知覺經驗的內容是概念的還是非概念的爭論成為當代哲學百家爭鳴中的亮麗一景。概念論者(conceptualist)和非概念論者(nonconceptualist)的根本分歧,在于知覺經驗內容和認知信念內容是否相同。概念論者認為,經驗是與信念類似的一種心理表征,而非概念論者則否認這一點。這場爭論的雙方,無論是經驗的概念論者還是非概念論者,在辯護與交鋒的同時都需要提供一種對于信念、經驗以及概念之間三者關系的解釋框架。更為重要的是,信念與概念之間的關系,直接影響著概念論者和非概念論者的辯護前提及觀點走向。討論信念和概念之間的關系至少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模式,然而這一點在這場爭論中卻經常被忽視和混淆。本文將在獲得性(possession)和構成性(constitution)兩個解釋層面闡述信念與概念的關系,并在此基礎上區分兩種形式的概念論和非概念論的爭論,最后將闡述這一區分對重審非概念論辯護策略的重要意義。

  一、信念與概念:獲得性解釋和構成性解釋

  對信念和概念之間關系的獲得性解釋是這樣的,即對于一個能夠具有某種信念(例如,具有我的筆記本電腦是銀白色的這樣一種信念)的思想者來說,他必須要獲得相關的概念(至少獲得“筆記本電腦”的概念和“銀白色”的概念)。這樣的一種關于信念的解釋聚焦信念的獲得條件:在具有我的筆記本電腦是銀白色的這樣一種信念狀態下,信念的持有者必須要獲得相關的概念。在這一思路下,我們如何來定義經驗呢?獲得性解釋的概念論者一般會把對信念的解釋方式繼續適用到經驗上。他們認為經驗的獲得條件和信念的獲得條件是一樣的。例如,一個感知者獲得某種特定的知覺經驗(例如,他看到我的筆記本電腦是銀白色),他也必定獲得了某類相關的概念(至少獲得“筆記本電腦”的概念和“銀白色”的概念)。如果這個感知者沒有獲得“筆記本電腦”的概念,他的經驗只能被準確地描述為他看到有一個銀白色的東西。進而如果他根本連“銀白色”的概念都沒有獲得,那么概念論者會說他看到了某個東西。在對知覺經驗的如此描述中,我們能獲知感知者是怎樣與世界發生聯系的。概念論者指出,感知者與世界發生聯系的方式就是他所獲得的概念的功能。①

  另一方面,獲得性解釋的非概念論者則堅稱即使感知者沒有獲得相關的概念,他們也能充分地描述自身所感知到的經驗。雖然在獲得性層面上,非概念論者和概念論者一樣,都認同在刻畫感知經驗的過程中,我們就能理解感知者與外部世界發生聯系的方式,但是,他們并不認同感知者與世界發生聯系的方式就是他所獲得的概念的功能。泰伊(Tye)和克萊因(Crane)是典型的非概念論的獲得說者。對于泰伊而言,“一種心理內容是非概念的,也就是說,具有這種內容的主體沒有獲得任何我們在刻畫這一內容的正確性條件時所使用的概念”②。克萊因則這樣來說明:“X處于一種非概念的內容的狀態下,當且僅當,要使得X處于那種狀態,X不必獲得刻畫那種內容所需的概念。”③

  關于概念和信念關系的第二種解釋——構成性解釋,更直接地說明了信念狀態的構成物到底是什么。一般而言,信念是由概念構成的。概念是一種心理表征,其中每一種心理表征又可以由不同的方式組合成更為復雜的表征。“藍色”的概念和“天空”的概念能夠組合成更為復雜的表征“天空是藍色的”(某個信念狀態的表征)。概念的心理表征論和心靈的計算表征理論一脈相承,“接受概念心理表征論的一個重要的動機”是這種概念的本質學說能用以解釋思想的豐富性④。勞倫斯(Laurence)和馬格里斯(Margolis)盡管致力于辯護概念的心理表征論,但是他們對于是什么使得一個心理表征成為概念這一關鍵性問題述之甚少。我們知道,即使所有的概念都是心理表征,也不意味著所有的心理表征都是概念。至少我們可以從直觀上推斷,概念是那些成為我們的命題態度的構成物的心理表征。近年來,一些學者試圖進一步解答是什么使得一個心理表征成為概念這一問題。⑤瑪修瑞(Machery)認為,概念是儲存在長時記憶中的心理表征⑥,且強調概念是在“高階認知過程(范疇化、歸納和演繹推理等)”中使用的心理表征。簡言之,傾向于心理表征論的學者們會做出如下斷言:我們的概念就是那類儲存在長時記憶中或在高階的認知過程中被使用的與我們的信念相關的心理表征。

  從構成性解釋出發的概念論認為,經驗的內容像信念的內容一樣,都是一種弗雷格意義上的命題,或者也可能會認為,某個主體由感知經驗產生的心理表征是由其他更基本的心理表征構成的。相反,非概念論者則主張,經驗的構成物與信念的構成物截然不同。經驗既不是由弗雷格意義上的涵義構成,也不是由在推理、范疇化等高階認知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的心理表征構成。經驗的構成物是某種真實的(或可能世界中的)對象或屬性(羅素所定義的實在的對象或屬性)。在構成性的層面,非概念論者和概念論者之間的爭論是關于信念內容和經驗內容種類的分歧(是同一種心理表征還是不同種心理表征)。概念論者把經驗內容和概念內容視為同一種類,它們同屬一種思想內容(the content of a thought)。例如,布魯厄(Brewer)指出:“一種具有概念內容的心理狀態就是那種其內容是主體的一種可能的判斷內容(the content of a possible judgment)的狀態。”⑦依據概念的心理表征論版本,這種形式的概念論者會主張,主體由感知經驗產生的表征也是一種信念表征。而非概念論者則試圖去辯護:與思想相關的內容及心理表征實質上和與經驗相關的內容及心理表征不是同一種類的,經驗的內容不可能是思想的內容,一種經驗的表征也不可能是一種信念的表征。

  到目前為止,我們提到了獲得性和構成性兩種不同層面的概念論和非概念論。值得注意的是,由于在獲得性解釋和構成性解釋兩種不同的層面談及概念論和非概念論之爭,聚焦的是兩種不同樣態的問題形式,因而其中涉及的雙方立場和辯護策略也不盡相同。始于20世紀八九十年代的概念論與非概念論之爭大部分都是在構成性解釋的層面展開的,而我們所關注的概念和經驗之間關系的研究,則多集中于概念論的獲得性解釋。例如,哲學家泰伊試圖辯護經驗具有與信念完全不同種類的內容⑧,他的論證出發點就是一種明確的非概念論的獲得性解釋立場。然而,我們需要在獲得性和構成性兩個維度更為準確地理解概念和經驗的關系。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關于概念論和非概念論之爭的大多數文獻似乎都沒有注意到上述兩種解釋維度的區分。這也使得辯護非概念論的論證通常只反對關于經驗內容的完全概念論解釋,并不能徹底駁倒部分概念論。無獨有偶,概念論的捍衛者們通常也是反對經驗的非概念論,并沒有考慮部分概念論的可能。伯尼曾指出,在這場爭論中,雙方顯然是共有一種缺省觀點(default position)⑨: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會同意思想是概念化的,但很難理解為什么有的人會不經論證地把相信思想是概念化的理由理所當然地適用在經驗上。當然,伯尼說:“實際上,爭論的雙方都贊同感知與傳統的命題態度在某種程度上具有相似性。”⑩這一點是對的,如“我相信面前有一本紅寶書”和“我看見面前有一本紅寶書”有某種相似性。我們也承認,概念論者不會否認思想(thinking)和經驗(experiencing)都涉及一種關系,都是一種心理表征,也都負載一定的內容。但是,我們不能簡單地憑借思想和經驗共享類似的表征結構這一事實,就認為他們所包含的表征和內容也是同一種類的。

  正如前文提到的,支持非概念論的論證基本上都以徹底反對概念論為宗旨。在此,筆者將回顧和審視三種為非概念論辯護的論證:(1)連續性(continuity)論證;(2)系統性(systematicity)論證;(3)豐富性(richness)和精細性(fineness of grain)論證。其中最后一種論證最為復雜,其反響也最為廣泛。

作者簡介

姓名:郁鋒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李秀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热热色-热热色在线-热热色网站-热热色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