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聯
沃土上崛起的桂林新文藝群體畫家
2020年01月17日 11:46 來源:中國藝術報 作者:金濤 字號
關鍵詞:文聯;文藝;書畫

內容摘要:冬日的桂林,不見蕭瑟,綠意盎然。不久前,一場獨特的畫展在桂林美術館舉行。

關鍵詞:文聯;文藝;書畫

作者簡介:

    不久前中國文聯十屆五次全委會在北京舉行,中國文聯黨組書記、副主席李屹在工作報告中指出,團結引領“文藝兩新”是文聯組織面臨的新課題新挑戰,也是拓展文聯工作的新機遇新空間。要密切關注“文藝兩新”聚集區,指導基層文聯與他們建立經常性聯系制度,探索屬地管理和行業管理相結合的工作新模式,推動團結凝聚“文藝兩新”工作邁出新步伐。

  本期“文藝兩新”,特刊發關于廣西壯族自治區桂林市新文藝群體發展狀況的深度報道。

  ——編者

 

  冬日的桂林,不見蕭瑟,綠意盎然。不久前,一場獨特的畫展在桂林美術館舉行,吸引了當地眾多市民、書畫愛好者前來參觀,不少是家長帶著孩子,也有七十多歲的老夫妻,拄著拐杖互相攙扶著過來看展。100多位畫家,103幅參展作品,均是大尺幅畫作,山水美景、田園風光、少數民族風情、古典交織現代,盡顯新時代桂林社會發展新風貌。展覽由廣西壯族自治區文聯、桂林市文聯等單位聯合主辦,是歲末年初桂林美術界獻給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一份厚禮。值得一提的是,所有參展者均是桂林當地的新文藝群體。

  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互聯網技術和新媒體改變了文藝形態,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文藝類型,也帶來文藝觀念和文藝實踐的深刻變化”“我們要擴大工作覆蓋面,延伸聯系手臂,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他們,用全新的政策和方法團結、吸引他們,引導他們成為繁榮社會主義文藝的有生力量”。團結凝聚新文藝群體和新文藝組織正在成為文聯延伸工作手臂的重要方面。桂林如何能在短時間內集結起眾多新文藝群體畫家,舉辦如此大規模的展覽呢?近日,本報記者來到桂林,實地走訪了當地的新文藝群體工作者。

  一手鋤頭一手毛筆,農民也能當畫家

  20世紀80年代,改革開放激活了桂林旅游,桂林市臨桂區五通鎮、桂林瓦窯書畫市場迅猛發展,桂林的書畫從業者從最初的不足千人發展到數萬人的龐大規模,涌現出一批新文藝組織和新文藝群體。采訪首站,記者走進了臨桂區五通鎮,第一個見到的是農民畫家李玉成。

  “生于農家,幾代未出莊稼地。自小家貧,三世同堂未覺寒。七歲放牛,比一般人起得早。樹枝條當筆,沙灘上描山畫嶺。山洪暴發,沖走了一片沙灘。絕處逢生,淹出了一個畫匠……”一首簡單的打油詩,濃縮了李玉成不簡單的學畫經歷。為求發展,李玉成曾北上京城,邊學畫邊做培訓,他在詩里寫道:“走南闖北,畫箱壓鐵軌。粗人教畫,人才育出少。書畫播種機,房東認識得多。孝敬老人,沒當好孝子。”

  2006年,李玉成看中了家鄉巨大的書畫市場發展前景,毅然回鄉。他說:“到哪里都是教學生。五通有很多就業青年不愿意外出打工,學畫畫可以養家糊口,又能陶冶情操。只要三個月基本功訓練,就能月入三五千元。”2007年,五通成立了農民書畫藝人協會,李玉成作為創始人之一擔任了協會黨支部書記。2016年,李玉成又成立了文化公司,擔任董事長,公司以培訓書畫創作人才和收購經營農民畫為主要業務。公司結合群眾逐步升級的文化需求,近年來還著力打造高品質的書畫包裝服務,組織專業工作人員精打細做,投入生產畫框制作機、裝裱機、紙箱包裝機等設備,集包裝、入框、庫存于一體,打破五通當地長期銷售單一、只賣畫芯的局限,形成供需產業鏈。身兼畫家、商人雙重身份,李玉成身上依然能看到農民的質樸與熱誠。

  早在20世紀80年代,五通鎮就開始了農民畫創作,以花卉、工筆畫為主,父教子、夫帶妻、朋友傳朋友、師父帶徒弟,傳承書畫技藝并輻射周邊鄉鎮,形成了以五通為龍頭的農民書畫產業。五通農民畫生產主要有三種模式。一是專業從事作畫,集中畫一個畫種;二是半耕半畫,畫農按質、按量向畫坊主人交貨;三是成立畫坊,根據市場行情承接訂單,雇人繪畫,收入可觀。五通農民畫能占到桂林自由書畫市場70 %以上的份額。

  近年來,李玉成的公司已為五通鎮及周邊地區培養了數千名繪畫人才,大部分接受過培訓的學員都能獨立創作,走上脫貧致富之路。五通鎮殘疾人張志輝,雙手僅剩一根手指,生活無著無落。聽說繪畫可以謀生,母親帶著張志輝一頭跪在李玉成膝下,期望學習繪畫。只有一個指頭,筆都握不住,怎么畫?為了教張志輝,李玉成也嘗試著單指拿筆作畫。如今張志輝不僅能獨立完成繪畫,還當上了老師,帶了多名學生。村上有姑娘看上他能繪畫立業,為人厚道,已與他喜結良緣。

  如果說李玉成代表了五通農民畫的一個方向,那么記者在五通見到的另一位畫家李文才則代表了五通農民畫發展的另一面。

  在李文才寬敞的書畫創作大廳中,記者看到滿墻懸掛的都是他創作的大幅焦墨山水畫,與臨摹傳統山水、花鳥題材的農民畫完全不同。李文才今年51歲,已經拿了47年毛筆。自幼看舅舅畫畫,李文才印象深刻,小小年紀,放假砍柴、制作竹編,在大山里就能發現美。李文才說,山有山脈,人有人脈,把脈抓住,印在大腦,就有了作品。他作畫不用很多時間寫生,每一幅都出自家鄉。近20年來,受舅舅影響,李文才沉浸在焦墨山水之中,癡迷于用墨色表現大自然的色彩。“作畫,雖苦猶樂。畫焦墨,紙張成本是普通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畫得入了迷,一天只吃一碗粉。”現在,李文才還免費帶學生,只要愿意學,一分錢不收。他說,書畫是寫在內心的美與厚重,拋磚引玉,讓五通的小朋友也喜歡繪畫,給下一代留些好東西。

  走在五通鎮帶有徽派建筑風格的書畫一條街上,一家家店鋪隨處可見拿著毛筆繪畫的當地居民。現如今,五通農民從事繪畫的人員遍布22個行政村、63個自然村,僅以當地塘底村為例, 100多戶農民中從事繪畫的就有70多戶。五通農民畫隊伍中的年輕一代,通過跟名家學習、上京進修,已經走出了中國美協會員。五通的農民畫產值,在2018年達到3.35億元。五通農民畫坊從2013年的36家,增加到2017年的72家,繪畫人數從2013年的1700多人增加到現在的5000多人。這些能自主繪畫的農民畫家,大部分都走出了貧困線,實現了小康生活。近年來,五通鎮先后被授予“廣西民間特色藝術之鄉”和中國美協、文化部文化產業司授予的“文化(美術)產業示范基地”等榮譽稱號。目前,這里的“美術小鎮”正在規劃當中。

  商品畫給個飯碗,藝術照亮人生

  從五通鎮回到桂林市區,在瓦窯書畫市場,記者見到了畫家楊泊,她也是這里的畫商,在瓦窯德天廣場有將近2000平方米的物業,經營著“泊氏淘寶城”,里面大小店面59間,以書畫、文玩等產品批發為主。2019年楊泊(楊秀姣)的作品《鄉里鄉親》入展第十三屆全國美展,并榮幸地參加了進京展。楊泊曾是小學老師,20世紀90年代下海經商。她很健談,快人快語,先是向記者介紹了瓦窯當年的盛況:“20世紀八九十年代,瓦窯書畫市場最火,日韓客人、中國臺灣客人過來,指著一墻的畫,整墻整墻買下來。有的商人為了多賣,就在墻上掛四五層。那時全國幾乎所有的城市都有桂林人開的畫店。”桂林當地把市場上這些畫叫做“商品畫”。與別處店面賣畫只掛在墻上不同,這里的畫在店鋪地上堆成了小山。楊泊介紹, 90年代商品畫很廉價,只賣畫芯,五元一張;畫家群體很大,常常是兄弟姐妹租下農民的整棟樓,一大家子在里面畫畫;商品畫模仿好賣的作品,原作一張兩百元,仿的一張四十不愁賣。

  經過30多年的發展,楊泊說,現在銷售市場逐漸轉向國內,人們的審美也有了提升。以前畫長城,老板是廣東人,畫家就在長城中間畫一個紅太陽,因為廣東老板信風水,這叫如日中天。現在,隨著買家審美的變化,畫風也變了。“二三十年前,我們很少知道仿古, 2013年之后,張賢老師在桂林開了美術國展創作班,把臨摹芥子園、宋畫這些內容加入了教學。”張賢是現任桂林美協主席。楊泊說,今天人們越來越重視傳統文化,很多人意識到商品畫要賣得好,也要從傳統中汲取營養。

  說到這里,楊泊饒有興致地向記者介紹了她的同學, 80后畫家葉善華:“葉老師的畫把書法線條和繪畫線條轉換得很好。難度決定高度,他影響了很多人。他的學生中,有的就是普通家庭婦女,原來畫牡丹的,跟他學畫以后,開始練毛筆字了。”為什么家庭婦女也要培訓進修?楊泊回答:“參加國家級展覽、網絡銷售,現在想在天貓店賣畫,也得夠一定的資格才能上傳作品。”

  來到葉善華的培訓班,記者見到了他和他的學生。室內有竹有石,墻上懸著高仿的北宋范寬《雪景寒林圖》,旁邊教畫用的大桌上放著投影儀,葉善華上課時,每一筆都可以放大投到屏幕上。最讓楊泊稱道的是葉善華的繪畫筆筆都是“寫”出來的,線條中有書法提按變化,有中鋒行筆,力透紙背。

  葉善華和他的多個學生都參加了這次桂林新文藝群體中國畫作品展,他們的經歷相似:山里走出,家境不好,沒什么學歷,想在市區謀個更好的生活。從1997年至今,葉善華一直從事中國畫學習與創作,十余年從未間斷。他在桂林跟隨文新軍、黎東明、張賢等多位老師學習,后來去北京,求教于全國一線名家。最初作品賣不出去,文新軍就免費教他畫了三年,還資助他的生活。葉善華說:“桂林和很多地方不同,有畫家生存的土壤。從業的20多年里,我經歷過迷茫和彷徨,也享受過在各種美術作品展覽里不斷入選獲獎帶來的榮譽和喜悅,今天不斷的學習和創作已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葉善華所言,農村出來的孩子,學畫在老家不被理解,就像想做歌星一樣虛無縹緲不切實際。但葉善華經常跟他的學生說,作為新文藝群體,唯有學習才是最不虧本的生意。從2008年起,葉善華開始帶學生,教學相長。起初,葉善華教學生怎么作畫才會在市場上好賣,比如必須有顏色,純水墨老百姓看不懂,要畫得細一點,有空間縱深感,重視風水,比如水不外流。畫賣出去,學生可以維持生活。現在,他教學生書法用筆、構成關系,鼓勵學生在不同畫種、不同藝術門類中學習借鑒,他的學生中,有用版畫元素入中國畫的,有從壁畫中尋找靈感的。在葉善華看來,能影響身邊的人深入認識中國畫,久而久之桂林的書畫市場與創作就會有變化有提升。現在,葉善華的學生中已有4個中國美協會員,差一兩分夠中國美協入會資格的有五六個。

  “桂林是好地方,賣畫讓你生存。希望通過進一步了解中國畫,以傳統為支撐,在作品中多一些個人面目,多一些時代感,雖然這做起來很難。”低調的葉善華,一直說自己是從社會閑散人員成為賣畫為生的人,為了藝術,他一直在路上。

  采訪中,楊泊有一句話也深深打動記者,她說:“畫家最終是畫內心,就像文學創作,沒有足夠的技法與詞匯量,內心不夠豐富,很難寫出好故事。”

  陽朔好風景,江山代有人才繪

  采訪的第三站,記者來到了陽朔畫院,就在古香古色的徐悲鴻故居之內,前行幾步即是游人如織的陽朔西街。

  在同當地文藝工作者、畫家胡秀珠、莫坤宣、莫高泉、吳芳魁、黃保國等人的交談中記者了解到,陽朔不僅風光如畫,文化遺產也十分豐富,古建筑、古橋梁、名人紀念地摩崖石刻等,點綴于山水間。近代以來,何香凝、柳亞子、郭沫若、茅盾等一大批文化名人都到過陽朔,藝術大師張大千、徐悲鴻、齊白石、黃賓虹都在陽朔住過,創作了大批山水畫。

  20世紀70年代末,陽朔對外開放,陽朔西街有眾多的工藝品店、書畫店。由于能夠廣泛地接觸到書畫方面的藝術,陽朔也涌現了一大批書畫藝術家,他們能夠近距離地陪同、觀摩到陽朔采風寫生的知名畫家現場創作,使繪畫技藝大幅提升。當地畫家也把自己的作品拿到西街上的畫店出售,和當時國內知名的畫家作品擺在一起,供不應求。許多人看到畫畫也能賣錢,紛紛加入到這個行列。20世紀90年代,陽朔福利鎮被文化部授予“中國畫扇第一鎮” ,福利鎮有許多家庭從老到小都會繪畫,有的地方一個村能有二三十人從事繪畫職業,帶動了一批書畫裝裱、竹扇骨等相關的行業。

  隨著人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對文化藝術的要求也提高了,陽朔的一大批職業畫家不滿足于現有的技藝水平,先后遠到北京、天津、浙江等地的美術院校學習深造。陽朔縣美協成立于1983年,現有會員156人,其中中國美協會員8人,廣西美協會員29人,作品赴美國、法國、日本、新加坡、越南等國和國內各大城市展出。

  在陽朔美術創作者看來,現在畫畫不僅是謀生的手段,也是一種事業,他們要為家鄉秀美山河立傳,描繪美麗鄉村建設。以前的茅草屋、破房子不見了,安逸的民宿讓城里人流連忘返。在大榕樹景區劉三姐當年拋繡球的地方記者看到,漂亮的民宿依山而建,有的還專門設置了美術展廳,吸引著桂林當地和廣州、深圳等地的畫家前來創作、展覽。在不久的將來,來村里看美展或許也會成為一種新時尚。

  僅桂林一個城市,現在就有中國美協會員138人,市級美協會員697人,新文藝群體是其中重要的組成部分。桂林新文藝群體中國畫作品展,為當地新文藝群體工作者提供了難能可貴的交流創作平臺,也將在桂林美術發展史上留下濃墨重彩的一筆。

作者簡介

姓名:金濤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劉思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热热色-热热色在线-热热色网站-热热色精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