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各地 >> 人文華南 >> 專題報道
中國社會學的社會調查傳統
2020年01月17日 10:17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作者:李培林 字號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中國社會學的社會調查傳統

  全國人大常委、社會建設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政法學部主任 李培林

  中國社會學恢復重建以來,進行了大量、深入、多種形式的社會調查,以至于國際同行把高度重視社會調查視為中國社會學的一大特色。

  中國社會學的社會調查是學科的一個優良傳統,其形成也有歷史的原因。其一,中國知識界在鴉片戰爭之后受到強烈刺激,變法圖強成為集體意識,學風發生從空談到務實的劇變,了解社會、改造社會成為做學問的問題導向;其二,社會學從西方引入和在中國建立,也是社會變革引領的結果,西方社會學的社會調查傳統對中國社會學產生了很大影響;其三,中國長期是一個農業大國,了解中國首先要了解鄉土中國,而農村社會的現狀和結構缺乏細致的文字記載,必須進行深入的社會調查。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社會發生了巨變,為了跟蹤觀察并細致反映、真實理解這一巨變,中國社會學進一步強化和發揚了社會調查的傳統。

  小城鎮和家庭調查

  1983年,中國社會學恢復不久,全國社會學界在成都召開了“六五”規劃會議,最后確定了三項重點研究項目。一是由費孝通教授負責的“江蘇省小城鎮研究”;二是由雷潔瓊教授負責的“我國城市家庭現狀及發展趨勢”(五城市家庭研究);三是由戴世光、袁方、張樂群等教授負責的“中國人口問題研究”。這三項基于社會調查的重大課題,開啟了中國社會學改革開放后的社會調查傳統。

  費孝通教授基于江蘇省吳江的小城鎮調查,寫出《小城鎮大問題》一文,產生了極大的社會影響,受到中央領導的重視,推動了城鄉融合發展道路的確立和鄉鎮企業的崛起。他還基于自己早年的調查實踐,提出用類型學方法解決從個案調查到概括總體的學理,并在此基礎上提出了“蘇南模式”“溫州模式”“珠江模式”等區域發展模式,用以概括新時期鄉村工業化的不同道路。雷潔瓊教授領導的“五城市家庭研究”則開啟了改革開放后大規模的抽樣問卷調查,為揭示和理解新中國、特別是改革開放后中國城市家庭結構提供了第一手數據資料。這些社會調查,影響了中國整個新一代社會學者做學問的道路。

  百縣市經濟社會調查

  1988年,我留法回國到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工作,被委派帶領一個調查組,到魯西北的陵縣進行蹲點調查。那是中國社會科學院在中央書記處農村政策研究室支持下建立的農村調查點,陸學藝教授和中國社科院其他研究人員已在那里調查多年。陵縣在黃河以北,鹽堿地多,過去全民種糧但依然非常貧困。農村改革后,農民有了生產經營的自主權,陵縣農民改種棉花,生產力大爆發;陵縣棉花產量曾一度達到全國十分之一,震動全國,這是選擇陵縣作為農村改革調查點的背景。我去陵縣的調查任務,是為陸學藝教授籌劃的“百縣市經濟社會調查”提供一個示范點。“百縣市經濟社會調查”此后成為陸學藝教授具體負責的“八五”時期哲學社會科學重點研究項目,組織了全國2000多人參與調查和寫作,出版了一套100多卷的《中國國情調查叢書——百縣市經濟社會調查》。為確定這套叢書的框架、結構和風格,當時選了兩個示范調查點,一個是由我具體負責的陵縣調查點;另一個是由河北省社科院經濟研究所負責的河北定縣調查點,那里有20世紀30年代老一輩社會學家的調查基礎,李景漢先生早在1933年就出版了經典著作《定縣社會狀況調查》。定縣調查點采取了以要素結構為基本框架、以資料描述為基本路徑的傳統方法,比如以地理、歷史沿革、人口、土地等為開篇。陵縣調查我則想避開千篇一面,以主題作為全書的邏輯線索,比如我想好的主題是“黃河邊的農耕文明”。但最后的討論結果是統一采用定縣調查的框架和方法。當時一位理論界老領導認為,過去為了論證農村社會主義高潮到來也進行了很多深入細致的調查,但因為有先入為主的定調,很多調查的結論現在看來都站不住腳。“百縣市經濟社會調查”留下了一筆浩瀚豐富的調查資料,遺憾的是這個寶庫至今挖掘不夠,在概括改革和發展的普遍規則方面存有缺憾。

  全國社會狀況綜合調查

  大規模的社會調查特別是全國的社會狀況抽樣調查,因為耗資巨大,往往難以持續進行。進入新世紀以后,特別是2006年中央提出“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之后,推動了中國社會學的快速發展,相關研究項目也得到更多的支持。我擔任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之后,于2006年啟動了每兩年一次的“中國社會狀況綜合調查”(CSS)。這個調查項目歷經各種艱難堅持了下來,至今已開展了七次全國大調查,用數據記錄了中國近十幾年深刻的社會變遷,先后出版了《中國和諧穩定研究報告》《當代中國民生》《當代中國城鎮化及其影響》《當代中國生活質量》《當代中國社會質量報告》等著作。

  目前中國社會學界的全國社會抽樣調查已經開展了很多,而長期堅持的基本是三大家,即中國人民大學的“中國綜合社會調查”(CGSS)、中國社會科學院的“中國社會狀況綜合調查”(CSS)、北京大學的中國家庭追蹤調查(CFPS)。這些大型的全國抽樣調查為我們用數據方式記錄、分析和理解中國深刻的社會變遷提供了豐富資料。我們應當繼承和發揚中國社會學的社會調查傳統,并沿襲其從現實出發的“問題導向”式學風。當然,我們也需要反思中國社會學的社會調查傳統,更加注重探尋從微觀社會調查到宏觀理論建構的學術道路。

作者簡介

姓名:李培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張彥)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戶昵稱:  (您填寫的昵稱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  匿名
 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最新發表的評論0條,總共0 查看全部評論

回到頻道首頁
QQ圖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內文頁廣告3(手機版).jpg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热热色-热热色在线-热热色网站-热热色精品